精选视频

智能导览系统

智能导览APP下载

中国武术博物馆馆藏汉画像石的品鉴与文化研究

2015-11-06 17:04:22.0作者:王 震 周广瑞

(3)兵器画像石_副本.jpg

汉画像石是一种独特的墓室墙壁装饰艺术,称为“石刻的壁画”。它出现于西汉晚期,以后渐入创作高峰,一直持续整个东汉时期。由于当时王公贵族的家族势力日趋膨胀,出现了崇尚奢华厚葬的风气,只以笔墨绘彩画于墓中已不能满足他们的愿望,故出现了将绘画引入雕刻的表现手法。这种表现手法更为细致讲究,也更宜长久保留。

汉画像石是一座汉代物质文化宝库,为我们研究汉代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艺术等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在汉史研究中具有重要的历史与文化价值。汉画像石表现的内容多围绕墓主人的日常起居、社会活动以及为其服务的生产活动展开。这些石刻画像如同壁画般被装嵌在墓室壁中,生动再现了墓内死者生前显赫的地位、奢华的生活和对仙人鬼神的崇拜,表达了他们希冀死后继续享受奢华生活、升天成仙的愿望。中国武术博物馆作为全国第一家以武术为主题的博物馆,馆藏汉画像石、砖数量有十余块,其中一件以武术兵器为主要表现内容的汉画像石独具特色,全面展示出汉代尚武的时代风貌。

1.汉画像石的产生时代背景追溯

汉画像石是从武帝时期以后产生的。这种现象并非偶然,因为西汉武帝时期以后,正是社会物质文化面貌及墓葬制度发生了明显变化的时期。西汉王朝建立后,实行休养生息,经济得到恢复,国力逐步兴盛起来。到了武帝时期,在逐步积累的稳固的经济、政治基础上,进一步加强中央集权,实行国家垄断盐、铁、铸钱等经济政策,统一的多民族的封建中央集权国家得到巩固和发展。社会生产和物质文化生活发生了明显的进步和变化,如铁制的兵器、农具和手工工具得到较普遍的推广和使用,各地文化交流和统一的文化面貌进一步加强。同时,墓葬制度、礼俗方面也发生着重大的变化。大量的考古发掘资料表明,在武帝以前的西汉早期,墓葬的土扩竖穴、棺椁制度和随葬器物及组合等方面,都还较多的保存着战国时期墓葬礼制的遗风。而在武帝时期以后,出现各种砖砌的洞室墓,开凿崖石的石扩墓、崖洞墓及以石代木的石停墓等,而其墓葬形制结构的变化趋向,则是愈加仿效生活居住的第宅建筑。在墓内的随葬器物方面,更打破了那成组的陶、铜器(如鼎、豆、壶)等固定式组合,而变化增加了各种日常生活用品,特别是象征生前生活的各种楼阁、仓房、灶、井、磨以及鸡、鸭、猪、狗等模型。人生衣食住行等象征之物无不可纳人墓葬之中。这说明从墓葬形制和随葬器物变化发展的总趋势都是更加仿效和贴近社会现实人生,而石停或石室墓中画像的出现,则是这一变化趋势顺乎潮流的扩展或延伸。

尚武是汉朝的时代性格,史籍中有大量反映汉代武术表演、训练和比试活动的记载。如《史记》中有项庄“军中无以为乐,请以剑舞”的记载,说明在汉初存在表演性的剑舞,而且是军中或平民中武术水平较高,可用于欣赏、助兴的一种武术。汉代的内、外战争是连绵不绝的。内战主要是统治集团内部的叛乱和镇压农民起义的战争。对外主要是对胡、乌桓、鲜卑、匈奴、羌等少数民族的战争,这使武术技术更上一层。《汉官六种》中就对军人练习武术的情况:“民年二十三为正,一岁为卫士,一岁为材官骑士,习射御骑驰战阵”。《后汉书》中有“修兵马,习战射”的记载。《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中:“元朔五年,太子学用剑,自以为人莫及。闻郎中雷被巧,乃召于戏,被一再辞让,误中太子。太子怒,被恐。”记载了太子与雷被比试剑法的情形。汉代也有武术著作的记载,如在《汉书·艺文志》中记载有兵书199篇,其中有技巧13家。不难看出,汉代无论宫廷王孙,还是民间社会中尚武之风都非常浓厚。因此,汉画像石中出现武术相关内容也是非常自然的。中国武术博物馆中的雕刻有武术兵器的汉画像石,就是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中产生,并流传下来的。

2.汉画像石的历史解读——“兰

中国武术博物馆馆藏汉画像石,长147厘米,宽119厘米,厚20厘米,重约1.5吨。其上端并排放着两个弩(左为蹶张),下端摆放两个箭箙,两套盔甲悬挂于一架上。该架上整整齐齐的横向摆放着环首铁刀、矛、铩、钩镶、石锁等短、长兵器和练功器具十余件。在考古发现的汉画像石,兵器摆放于架子之上的造图形式,在汉墓中多有发现。如河北满城的中山靖王刘胜墓中,于棺室的主室东南角出土了几件安装在兵器柄端的铜徽和铜锥,与之相配而装于柄首的戟、矛、铤等都发现在主室中部,位置互相对应,可以量出这些兵器的全长都在1.9—2.26米之间,看来它们原来是竖立在靠近南壁东侧处,由于室顶塌陷而被压倒的。这组钢铁兵器共五件,自西向东排列的次序是戟、矛、戟、铤,各件之间距离匀称,倒下后着地的角度又全一致,说明原来应是摆放在靠墙的木兵器架上的。它们东西分布的宽度约1.2米左右,这大概也就是兵器架的宽度。长安武库和满城刘胜墓这两处发现虽然重要,但可惜木质的兵器架均已朽毁,仅能依据遗迹进行推测。由此可见,明西汉时期一般将兵器陈放在木制的架上,这种木架在汉代称为“兰锜”,即兵器架,张平子《西京赋》记:“武库禁兵,设在兰锜。”《文选》李善注:“锜,架也。受他兵曰兰,受弩曰锜。”兰锜一般为木制,有横置、竖插两种方式,长柄兵器使用的兰锜两式都有,短柄兵器使用横置式,以便于陈放和取用。汉代能拥有兰锜陈设兵器,是极为尊贵和罕见的,象征着威仪和权势。

武库是汉代官方专门用来储藏兵器的地方。后汉王充在《论衡·实知篇》中记述了一则关于秦惠王异母弟樗里子的传说:“秦昭王十年(前297年), 樗里子卒,葬于渭南章台之东,曰:‘后百年,当有天子宫挟我墓’。至汉兴,长乐宫在其东,未央宫在其西,武库正值其墓,竟如其言。” 这里说西汉时武库坐落在长乐、未央二宫之间,是符合事实的。汉长安城的武库,是高祖七年(前200年)由丞相萧何主持修建的,整个西汉时期都是储藏禁兵的中央兵器库,由中尉(武帝太初元年更名执金吾)属官武库令掌管。另一处重要的中央兵器库是设在洛阳的武库。当吴王澳举兵叛乱时,吴少将桓将军提出应该“疾西据雄阳武库,食敖仓粟,阻山河之险以令诸侯,虽毋人关,天下固已定矣”。可见洛阳武库之重要。在各州郡中,也各设有规模不等的地方性武库,内储库兵。由于汉代尚武之风盛行,因此在民间社会中也存在家中摆设兰锜的现象存在。中国武术博物馆馆藏汉画像石是出自于安徽地方,并且其地方并非有中央兵器库存在,故推测该“兰锜”画像石为民间所有。

3.“兰”汉画像石中的兵器解析

在中国武术博物馆“兰锜”画像石上雕刻有18件武术兵器和练功器具,其中有汉代典型的环首铁刀、铁剑、 锬、戟、短棒、戟头、铩、长矛,盾牌、马镫和钩镶。从这块画像石上,我们可以直观了解到汉代所盛行的主要兵器。这些兵器镶嵌在画像石上,刻工精细,栩栩如生,它不仅是汉代艺术造型的准确写实,更是匠师们崇高艺术追求和精湛铸造技艺的真实再现。

(1)蹶张弩:即踏弩,或称踏张弩,这种武器又叫作腰开弩,是一种用脚踩踏机括而发箭的弓。当时士兵在使用这种武器时,须将身平坐地上,弩平放面前,同时利用臂、足、腰之力,左右脚掌俱揣入拇内,紧接弩劈,撬上腰钩,钩住弩弦。两手拉腰钩索,两脚掌往前蹬。劈体往后倒,才能来开弩弦,挂上机括。踏弩的射程和威力能给敌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2)臂张弩:是东周以来中国古代军队中流行的远射兵器,它的强度和射程都远远超过了弓箭,弩机是弩的铜质的构件,装置于弩的木柄后部。一般弩机,四周有郭(匣子),郭中有牙,可钩住弓弦,郭上有望山作为瞄准器,牙下连接有悬刀作为扳机。郭面后宽前窄,自前端至望山处有放弩箭的凹槽,郭身前后各有一穿针,便于固定在木臂上。发射时,把悬刀一扳,牙就缩下,牙所钩住的弦就弹出,有力地把弩箭射出。弩机在汉代的重要地位是由于汉代边关战事的频繁而决定的。汉代军队中装备大量的弩,特别是在抗击匈奴的前线上,更是如此。当时的许多政治家在对比汉与匈奴的军事实力时,常认为汉军在装备方面胜于匈奴的关键,就在于远射的强弩和坚密的铁铠。

(3)环首刀:诞生于我国西汉时期,是由经过反复折叠锻打和淬火后制作出来的直刃长刀,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先进、杀伤力最强的近身冷兵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环首刀将匈奴打败,并间接促成了当时的欧亚民族大迁徙。

(4)铁剑:铁剑的产生说明历史的发展从青铜器走向铁器时代。与青铜剑采用铸造工艺不同,铁剑的基本工艺是锻打。锻打不仅是起加工成型的作用,而且反复锻打能使组织致密、成份均匀、夹杂物减少并细化,因而提高钢铁的质量。

(5)锬:又叫长矛。是一种冷兵器,类似长枪,但比长枪更长,真正意义上的长矛长度一般为5~6米,主要由步兵使用。

(6)戟:是汉代壁画、画像石、画像砖中较常见的图像。戟的研究除了涉及汉代冷兵器发展情况外,还涉及到汉代社会等级、思想意识、军事制度等问题。汉画像中戟的表现形式主要有门吏之戟、骑吏之戟、骑兵之戟、兰锜之戟、田猎之戟等。

(7)钩镶:由盾演变而来,是一种汉代常见的钩、盾结合的复合兵器,汉后佚失。《释名》中记:“钩镶,两头曰钩,中央曰镶,或推镶、或钩引,用之宜也。”钩镶常与环首刀配合使用,镶板可抵御敌人进攻,上下两钩可以钩锁敌人的兵器,向前推拒时镶板上的尖锥可以刺伤敌人,是一种攻防兼备的武器。战斗时,一般用左手用钩镶将敌方兵器钩住(对戟头横出的小枝特别有效),同时右手环首刀砍向敌人。

(8)短棒:即短棍。主要是步兵使用,是一种很常见、方便的武器。

(9)铩:即“铍”、大矛。由演变而成,与铍的区别是铩在茎与之间加有两端上翘呈锐尖状的、具有格架功能的镡。铩有长柄和短柄之分,流行于汉代。一般长25至30厘米,镡宽约10厘米,东汉以后绝迹。

(10)盾牌:古代作战时一种手持格挡,用以掩蔽身体,抵御敌方兵刃、矢石等兵器进攻的防御性兵械,呈长方形或圆形,尺寸不等。盾的中央向外凸出,形似龟背,内面有数根系带,称为"挽手",以便抓握。盾虽然只能用以防御,但常配以刀枪,也能发挥很大的进攻能力。与盾牌相关的较为流行的武术套路有矛、盾对打、盾牌刀进棍、盾牌刀进枪、三节棍近盾刀等。

(11)马镫:一对挂在马鞍两边的脚踏,供骑马人在上马时和骑乘时用来踏脚的马具。马镫的作用不仅是帮助人上马,更主要的是在骑行时支撑骑马者的双脚,可有效地保护骑马人的安全。马匹对于国家的强弱盛衰起着相当大的作用, 因此统治者大修马政,鼓励和支持养马业的发展。

(12)兰锜:古代兵器架。古代一般将兵器陈放在木制的架子上,这种木架称为“兰锜”。兰锜的设置和使用,在两汉魏晋时是很普遍的,西晋左思在著名的《三都赋》中,两次提到兰锜:“陈兵而归,兰锜内设”, “附以兰锜,宿以禁兵”之句。由于多为显赫门第所用,故又代指显赫门第。(表1)

表1  调查对象汉代兵器的分类表

兵器名称

使用方法和材质

长/短兵器

使用武器兵种

是否还流传于民间

蹶张弩

角、筋、竹木材、、漆、等复合而成,一种是脚端出弩,用于弩;一种是膝上上弩,用于弱弩

短兵器

步兵远程攻击

臂张弩

角、筋、竹木材、、漆、等复合而成,依靠人臂力张弓之箭的弩

短兵器

步兵远程攻击

环首刀

由刚经过反复折叠锻打和淬火后制作出来。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先进杀伤力最强的近身冷兵器

短兵器

步兵近战

铁剑

,近身攻击或者防守的兵器

短兵器

步兵近战

长矛,一种冷兵器,类似长枪,比长枪更长,主要由青铜制作。

长兵器

步兵和骑兵使用

戟是我国独有的古代兵器,戟是戈和矛的合成体,它既有直刃又有横刃,呈“十”字或“卜”字形。因此,戟具有钩、啄、刺、割等多种用途,其杀伤能力胜过戈和矛,由铁或钢制作成。

长兵器

步兵和骑兵

钩镶

盾用以推挡,钩用以钩束。此种兵器兼具防、钩、推三种功用,一般配合环首刀使用,由铁制作而成。

短兵器

步兵

短棒

就是棍,有铁棍和木棍。使用方法即劈、扫、刺等

短兵器

步兵

长刃矛。主要由青铜制作。

长兵器

步兵和骑兵

盾牌

手持格挡,用以掩蔽身体,抵御敌方兵刃、矢石等兵器进攻的防御性兵械,呈长方形或圆形,其尺寸不等。主要有铜盾和铁盾两种

短兵器

步兵

注:表中兵器为汉画像砖中兵器,是汉代使用兵器,现在部分已失传。

4.“兰”画像石的文化价值

4.1汉代尚武精神的彰显

两汉倡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的政权都面临着外族的严重威胁。匈奴人尚武好勇,善骑射,不断对汉王朝进行侵扰,汉军的主力是步兵,不能与匈奴骑兵相匹敌。匈奴的威胁,迫使汉王朝特别重视骑兵的建设,至武帝时终于建立起强大的骑兵集团,使战争形式发生了重大变化。以骑兵为主力的战争形式的出现,促使武术发生了重大变化:首先,用于砍劈的环柄大刀在战场上逐渐取代了用于直刺的剑,刀与刀法日益受到重视,剑逐渐退出战场流向民间,剑术得以普及推广。其次,汉时的弩机有了很大发展,除在击发装置上增加了铜阔以提高速度外,还在瞄准装置望山上刻了分度线 以提高命中率。第三,长戟成为军中主要的长柄格斗兵器 。晁错曰:“下马地斗,剑戟相接,去就相薄。则匈奴之足弗能给也”。这时的战略战术要求多兵种协同作战。军队组织由一元向多元的变化,也促进了多种武术技能的协调发展。军队作战的多元化,以及铁质兵器的大量配备,最终为汉王朝战胜匈奴奠定了基础。

由于国富兵强,西汉王朝显得自信阔大,并呈现出向外扩张的趋势。这一时期,积极入世有所作为是普遍的社会心理,社会民众都希望投身于对外征服与扩张的事业中实现自身价值。社会上尚武风气弥漫,上自宫廷中的贵族子弟,下至宫廷外的普通平民都把习武作为一种时尚积极参与。曾经盛行于战国时的游侠阶层,此时又再度勃兴,这些游侠“言必信,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土之厄困”,有着强烈自觉的仁侠意识。两汉游侠“权行州域,力折公侯”,发展到了统治者数次动用国家力量镇压都延绵不绝的程度,反映出游侠在民间生存的根基之深,充分反映出民间武术的盛行和它所凝结的力量之大。另外,随着封建庄园经济的逐步确立,私养家兵又被豪强地主奉为一种时尚。不少豪强地主不仅拥有锻造兵器的作坊,而且定期对家兵进行武术训练。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各地民间习武的发展,成为民间武艺活动的一种重要形式 。

中国武术博物馆的汉画像石雕刻的内容以兵器为主,其中包括了环首铁刀、剑、钩镶等短兵器,矛、铩、锬等长兵器,蹶张弩、臂张弩等远兵器,盾牌等防御兵器以及石锁等练功器具,都是当时汉代军队配备的主要兵器。类似的发现还有1975年在成都曾家包出土的一幅东汉时期的“劳武结合”石刻。该石刻画面为一院坝,左侧酿酒,右侧织锦,正中显眼位置放有一个武器架,架上横放着矛、三头叉、三刃矛、长剑等,架的立柱上还挂着弓矢、盾牌等。这些画像石所雕刻的画面虽然没有反映出具体的练武内容,但从武器架的陈设来看,长兵、短兵、远射兵器以及防护用具一应俱全,展现了人们在劳动之余练武的热闹场面,折射出汉代尚武的精神风貌

4.2“狗拿耗子”的印证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是今人常用的口头禅。但先秦文献显示,早在中国古代的某个时期,捉拿耗子可能正是狗的职责之一。《吕氏春秋·贵当》:“齐人有好猎者,旷日持久而不得兽。入则愧其家室,出则愧其知友乡里。惟其所以不得兽之故,则狗恶也。欲得良狗,则家贫无已。于是还,疾耕。疾耕则家富,家富则有以求良狗,狗良则数得兽矣,田猎之获常过人矣”,这说明良狗对于狩猎有重要的意义。《吕氏春秋·士容》还有“狗拿耗子”的记载:“齐有善相狗者,其邻假以买取鼠之狗。期年乃得之,曰:‘是良狗也。’其邻畜之数年而不取鼠,以告相者。相者曰:‘此良狗也。其志在獐麋豕鹿,不在鼠。欲其取鼠也则桎之。’其邻桎其后足,狗乃取鼠。” 这说明狗作为人类最早驯服的家畜之一,不但是人类最早专门用于捕获猎物的好帮手,同时“狗拿耗子”也是其分内职务之一。

在中国武术博物馆馆藏的“兰锜”画像石的画图底部,生动描绘了两只狗围追堵截一直老鼠的画面,这恰恰印证狗曾捉拿老鼠的文化现象。在四川省三台县江镇的汉代崖墓中也发现有狗捕捉老鼠的画像:一只狗嘴里咬着老鼠,洋洋得意。只是后来人们由于畜养家畜对象范围的扩大,逐渐认识到猫比狗动作更敏捷、更机警、更善于捕捉家中的老鼠,才养猫专门用于捕捉家鼠,狗捉拿耗子的职责就由猫来担当了。《礼记·郊特牲》有“迎猫,为其食田鼠也;迎虎,为其食田豕也”的记载,说明那时猫还不是用于捕捉家鼠,只是捕捉田地里老鼠。所以单就捕捉家鼠而言,可能狗要早于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一语,是在猫专用于捕捉家鼠后,人们用以比喻管自己不该管的事。久之,人们逐渐忘记了狗曾有过的捕捉家鼠的本事。



  • 0

    推荐
  • 0

    收藏
  • 0

    评论
  • 分享

评论(0)

发表评论

会员可在这里进行评论。点击评论按钮,输入内容,完成评论。

若评论内容中包含敏感词,则提示无法提交。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法律声明

   版本所有:上海体育学院中国武术博物馆   地址:上海市长海路399号   备案号:沪ICP备05052054号